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咨询热线

地址:
传真:
邮箱:
当前位置:内蒙11选5-官网_登录_注册 > 央行 > 宏观经济要闻回顾(8.12-8.16)
发布时间:2020-01-13

中国货币政策“以我为主”保持定力


8月15日,央行开展400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冲当日到期的3830亿元1年期MLF,利率维持3.30%不变;此外,央行还开展了3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操作利率2.55%不变。当日实现流动性净投放470亿元。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缴税缴准日央行小幅超额续做MLF,实现小额流动性净投放。月中是流动性边际收紧的时点,15日是企业集中缴税和银行缴准日,加之3830亿元1年期MLF到期压力,资金面承压。央行开展4000亿元1年期MLF操作对冲到期,实现中长期流动性小幅净投放,延续了二季度以来MLF续做的思路。货币政策仍然保持定力,不搞“大水漫灌”。


2019年1-7月我国对外投资合作有关情况


2019年1-7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3个国家和地区的4088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4329.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7月当月对外直接投资68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5%。


2019年1-7月,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549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新签合同额8201亿元人民币, 同比增长1.9%;对外劳务合作派出各类劳务人员26.5万人,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7月末在外各类劳务人员97.2万人。


2019年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8%


2019年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4.8%(以下增加值增速均为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率),比6月份回落1.5个百分点。从环比看,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月增长0.19%。1-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


分三大门类看,7月份,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增速较6月份回落0.7个百分点;制造业增长4.5%,回落1.7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6.9%,加快0.3个百分点。


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5.7%


2019年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48892亿元,同比增长5.7%,增速比1—6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0.43%。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210267亿元,同比增长5.4%,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


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9784亿元,同比下降1.2%,降幅比1—6月份扩大0.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投资117749亿元,增长3.4%,增速提高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221359亿元,增长7.0%,增速回落0.4个百分点。


1—7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和销售情况


2019年1—7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72843亿元,同比增长10.6%,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


其中,住宅投资53466亿元,增长15.1%,增速回落0.7个百分点。住宅投资占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比重为73.4%。


2019年7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1.94万亿元,同比增长8.1%,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5.3万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2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27万亿元,同比增长4.5%。当月净投放现金108亿元。


7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52.58万亿元,同比增长11.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47.0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个和0.6个百分点。


透视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降息定力犹在,汇率将更有弹性


8月10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与一季度相比,央行在二季度报告中对全球经济的判断由增长趋于分化,变为“发达经济体增长动能有所减弱”,“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相对疲弱”。在国内方面,报告指出,“内部不稳定因素有所增加”。


对于下一阶段政策思路,报告提出“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明确提出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汇率方面,央行指出,要“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


高盛下调美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期


央视新闻8月12日消息,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11日报道,高盛集团认为,贸易紧张局势的发展影响大于预期,将下调美国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期20个基点至1.8%。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丘斯表示,促使高盛作出调整的原因是考虑到金融市场对近期贸易紧张局势的反应,以及对市场情绪和不确定性因素的评估。哈丘斯还表示,供应链中断会导致成本上升,可能导致美国企业减少国内活动。“政策的不确定性”和悲观情绪的上升可能导致企业减少投资、雇佣以及生产。


返回我的煤炭网,查看更多